原标题:最高法律:实际施工人员要求业主承担责任的14条裁决规则

资料来源:非诉讼读物,王伟涛著

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 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网络图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筑合同纠纷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建筑合同解释一》)第二十六条规定,实际施工单位以分包单位或者非法分包单位为被告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诉讼。实际建造师以业主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增设分包商或者非法分包商作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仅对未支付工程价款范围内的实际施工人负责。

在司法实践中,对该条的理解和适用存在诸多争议,同一案件中不同判决的现象也十分突出。因此,通过整理最高法院判例中的司法意见,整理出14条裁判规则供大家参考。

1

“施工合同解释一”第二十六条适用,前提是实际施工人首先向合同另一方主张权利

案件名称:金枭安咸阳师范大学建筑合同纠纷再审审查及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凯斯诺。:(2018)最高法民审字第120号

法院意见:第(26)条第1款应是一项原则规定,即实际建造者应首先向合同对方主张权利。在这种情况下,金枭安和忠夏Xi安科签订了《内部工程建设合同协议书》。忠夏Xi安分公司是金枭安合同的对方。金枭安应首先主张其对忠夏Xi安科和忠夏建设集团的权利。在本案诉讼之前,金枭安还向中信建设集团和中信Xi安分公司主张权利,并提出了申请。本条第二款是一种特殊情况,即只有在特定情况下,才允许实际建造师以业主为被告提起诉讼,只有业主才能在未付工程款项的范围内承担责任。

2

如果没有明确的利息协议,如果项目先交付后结算,利息将从交付日期开始计算和支付

案件名称:西部中大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与郑祥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

凯斯诺。:(2017)最高人民法院第972号

法院意见:由于郑祥庄与香港中文大学西部分校未就支付时间及如何计算项目利息达成协议,且所涉项目已于2009年底交付使用,一审判决认定,未支付项目利息应从2010年1月1日起计算。西CUHK的上诉称,项目付款的金额应在双方于2014年7月17日达成最终结算后确定,然后才能计算未付项目付款的利息。然而,双方的最终结算书没有就如何计算利息达成协议,西CUHK也没有提交其他充分证据证明其索赔。因此,其上诉主张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法院将不予支持。

3

展开全文

如果没有明确的利息协议,如果项目先交付后结算,利息将从交付日期开始计算和支付

案件名称:周晓刚成都龙潭杜愚实业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

凯斯诺。:(2017)最高人民法院第876号

法院意见:双方在合同中约定,审计结束后,甲方应向乙方支付最终审计结算总费用的95%。余额5%作为质量保证基金,在保修期满后无异议支付给乙方。本案双方未就应付工程款项利息达成一致,由于结算前应付款项的不确定性,本案应付工程款项利息应从成本审计结算完成时开始计算。一审判决责令龙滩公司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支付未清项目资金利息。结算完成后,双方确定未清项目资金的金额。一审判决根据周晓刚2016年11月8日出具的符合客观现实的“财务报表”确定了利息的起始时间。因此,周晓刚的上诉要求从工程竣工验收或交付之时起计算利息,龙滩公司的上诉要求不向周晓刚支付欠款利息,都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4

在多级分包合同中,当雇主和承包商、承包商和分包商已结清项目资金时,实际施工方无权要求承担连带责任

判例名称:江苏广通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十堰分公司、河南江涛实业有限公司建筑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

凯斯诺。:(2017)最高人民法院第673号

法院意见: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海西煤业公司(发包人)已经还清了承包给中铁一局(承包人)和江涛公司(分包人)的相应项目资金,中铁一局也已经还清了江涛公司的全部项目资金。因此,两家公司不需要对广通公司十堰分公司作为实际建造师承担支付责任。广通公司十堰分公司(实际建造师)声称第二公司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我院不予支持。

5

①如果发包人未结清工程价款,法院可根据现有证据确定应付款金额。(2)在有多个实际施工人员的情况下,一些实际施工人员索赔的项目资金属于本案涉及的整个项目的未支付项目资金的范围,不影响发包人的责任,在“未支付项目资金”的范围内,仍责令发包人对本案的实际施工人员承担责任

案件名称:湖北武当国际物流园区发展有限公司、平江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再审审查及审判监督民事裁定

凯斯诺。:(2017)沈敏最高法律第1988号

法庭观点:

1.武当物流园区公司称,该公司没有与余强十堰分公司的决算和结算,无法确认项目资金总额和欠款数额。一审和二审判决缺乏证据证明“认为欠余强十堰分行项目资金67676762.96元”。首先,一审法院和二审法院裁定武当物流园区公司在余强十堰分公司应付的工程款项范围内支付676762.96元。但是,经结算后,并未确定武当物流园区公司和余强十堰分公司应付项目款项的最终金额为67676762.96元。相反,它根据现有证据确定了武当物流园区公司在本案中对平江应承担的责任。...因此,二审法院根据现有证据认定,武当物流园区公司认为其欠余强公司十堰分公司676762.96元,没有任何不当之处。

2.由于业主对未支付工程价款范围内的实际施工方负有责任,影响本案事实认定的应是武当物流园区公司所欠未支付工程价款的总额,而不仅仅是平江建设工程的未支付部分。

3.平江作为实际施工方,特此要求业主武当物流园区公司在未支付的工程价款范围内依法承担工程责任。由于业主对实际施工方的责任范围仅限于“未付项目资金的范围”,因此不存在业主被实际施工方重复索赔的情况。因此,二审判决认为,无论实际施工人员有多少,在建设单位未支付工程款项的范围内,与业主的责任没有任何关联,也没有任何不当之处。武当物流园区公司不能以未支付的项目资金应分配给每个实际施工单位为由拒绝支付平江的项目资金。

6

在多级分包关系中,实际施工方要求业主承担责任的前提是承包商和分包商尚未结算工程价款

案件名称:王爱生、索娜姆大吉建设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

凯斯诺。:(2017)最高人民法院第548号

法院意见:在本案中,雇主西海煤电公司、承包商泽丰物流公司、分包商王爱生和实际建筑商索娜姆·大吉。

关于西海煤电公司是否应承担向王爱生和索娜姆大吉大公司支付项目资金的责任问题。由于泽丰物流不欠王爱生工程款,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审理建筑合同纠纷适用法律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王爱生不具备向西海煤电有限公司索赔工程款的前提条件,“发包人只对未支付工程价款范围内的实际施工人负责”。因此,法院不支持王爱生和索娜姆·大吉关于西海煤电有限公司应对项目付款负责的主张。

7

“施工合同解释一”第26条适用,前提是有证据表明雇主拖欠

判例名称:湖北金瑞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夏铁成湖北金瑞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调兵山济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筑合同纠纷民事再审申请书

凯斯诺。(2015)沈敏字第583号

法院的意见:雇主承担连带责任的条件之一是雇主欠分包商或非法分包商项目资金。本案中,一方面,济源公司支付了金瑞公司包括涉案项目在内的全部项目资金后,金瑞公司对全部项目资金提出异议并提起了另一场诉讼,但金瑞公司声称本案中6号楼和7号楼的项目资金不包括在另一起案件的诉讼请求中。另一方面,金瑞公司在审判中没有为其关于济源公司没有全额支付6号楼和7号楼项目资金的索赔提供足够的证据。因此,在夏铁成未提供相关证据证明济源公司拖欠所涉项目资金的前提下,原审法院并未裁定济源公司应对所涉项目资金与金瑞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8

“施工合同解释一”第二十六条适用的前提是合同另一方破产及其他严重影响实际施工人权利实现的情况,且有证据表明业主拖欠

判例名称:尹红、袁肖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

凯斯诺。:(2017)最高人民法院第144号

法院意见:业主仅对未支付工程价款范围内的实际施工方负责。在司法实践中,对上述规定的适用有严格的限制,只有在分包商和分包商未能向实际施工人员支付项目资金或无力支付,而雇主仍欠分包商和分包商项目资金但未能支付项目资金的情况下,才能适用上述规定。发包人有责任在未支付的工程款项范围内向实际施工人员支付工程款项。在这种情况下,尹红和袁肖斌原则上应向分包方青田公司索赔项目资金。当突破合同相对性原则行使上诉权时,应提供证据证明业主能源公司和团山煤矿可能欠该公司项目资金,合同对方方庆田公司破产严重影响实际建造师权利的实现。

9

《施工合同解释一》第二十六条适用于合同另一方破产、下落不明、法人资格丧失等严重影响实际施工人权利实现的情况,或者有证据表明业主拖欠

案件名称:岳阳宏达路桥建设有限公司、李舒窈、长沙中南核工业建设工程集团公司申请再审的民事裁定书

凯斯诺。:(2015)沈敏字第120号

法庭观点:

1.在一定条件下,实际建造者可以突破合同相对性原则,向业主主张权利。但是,如果实际施工方对项目资金提出索赔,应首先向合同另一方索赔。这是实际施工方索赔的主要渠道,不得直接向业主(业主)索赔。考虑到建设行政主管部门监督制度的完善和建筑市场的客观变化,为防止实际施工单位滥用业主的上诉权和虚假诉讼的发生,实际施工单位原则上不得对与其无合同关系的分包商、分包商、总承包商和业主提起诉讼。实际建造师向与其没有合同关系的分包商、分包商、总承包商和发包人提起诉讼的,应当严格按照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进行审查。第二十六条第二款的适用范围不能随意扩大,发包人应严格按照相关司法解释规定,仅在未支付工程款项的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明确负责。

2.具体来说,在这种情况下,宏达路桥公司应证明其实际施工人的身份,并提供起诉证据,证明业主可能欠工程款,或合同另一方破产、失踪、丧失法人资格等严重影响实际施工人权利实现的情况。

10

在有多个实际施工人员的情况下,一些实际施工人员索赔的项目资金属于本案涉及的整个项目的未支付项目资金范围,不影响发包人的责任,但仍责令发包人在“未支付项目资金”的范围内对本案的实际施工人员承担责任

案件名称:昆明丁原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吴峰与昆明丁原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吴峰等之间建筑合同纠纷民事再审申请书。

凯斯诺。(2014)沈敏字第1407号

法庭观点:

1.法院认为,从一审判决的表述来看,“丁原公司作为所涉项目的业主,如未能按照上述法律规定与隧道公司达成和解,应在未支付的工程价款范围内承担连带责任”, 一审判决在适用本司法解释时并未明确“未付工程价款”是指昆明三环路封闭工程未付工程总价,还是具体指草海隧道管理中心及南北变电站装饰工程未付工程价款。 然而,由于一审判决中陈述的这一部分位于“关于吴峰向方平提出的支付项目资金的索赔是否成立,因此隋达公司、隧道公司和丁原公司的连带责任索赔是否成立”的段落中,从上下文系统解释可以看出,一审法院在这一部分适用的司法解释第26条中的“未付项目资金”应具体指“吴峰向方平提出的支付项目资金的索赔”。即丁原公司欠草海隧道管理中心和南北变电站装饰工程项目资金。

2.此外,退一步说,即使一审判决适用的司法解释第二十六条中的“未支付项目资金”被理解为昆明市三环路封闭工程的未支付项目资金,丁原公司的责任也不会增加。这是因为丁原公司作为建设项目的发包人,应该承担在欠昆明三环路封闭工程的全部项目资金范围内向建设方支付项目资金的责任。然而,一审判决仅支持吴峰的说法,即项目的施工部分已经到期。不管这个项目欠了多少钱,它都在整个项目的范围之内。因此,上述司法解释第二十六条适用于原判决,责令丁原公司在未支付项目资金范围内对吴峰的未支付项目资金承担责任并不不当。

11

实际建造师应为提供普通劳务的自然人或企业,逾期项目资金应为劳务分包费用

案件名称:大连恒达机械厂与普兰店市鸿翔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大连成达建筑服务有限公司建筑合同纠纷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

凯斯诺。:(2015)沈敏字第919号

法庭观点:

1.实际建造人是指因分包、非法分包、肢解合同等违法行为,施工合同被视为无效的表述。实际施工主体是实际施工人,不同于施工人、承包商、施工企业等合法施工主体。《建设工程司法解释》使用了实际建造者的概念。实际施工人员可以是自然人、资质等级以上的施工企业、资质许可范围以外从事工程基础或结构施工的劳务分包企业等。从实际施工人员的构成来看,在施工现场实际从事施工工作的大多数工人都是农民工。实际的建筑商和他的雇主形成一种建筑合同关系。实际建造者的内部法律关系是劳动合同关系或劳动合同关系。农民工工资或劳动报酬占项目资金的很大比例,主要用于农民工的基本生活保障支出。为此,《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26条第2款规定,在特殊情况下,允许实际施工人突破合同的相对性,向发包人索赔工程欠款。

2.本案例中恒达机械厂通过与成达公司签订的钢梁制造安装协议获得了钢梁制造安装项目。根据合同规定,应提供钢梁制造、运输、安装等操作,并对工程进行承包。可见,恒达机械厂提供的专业技术安装项目不是普通的劳务作业,拖欠的工程款也不是劳务分包费,不符合《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的适用条件。

12

雇主的责任不是连带责任/s2/]

案件名称:曾广安与刘国富、天津河东区房屋建筑工程公司、天津河东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建筑合同纠纷再审审查和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凯斯诺。(2013)沈敏字第1312号

法院认为:河东开发公司作为业主,只对未支付项目资金范围内的实际施工方负责,与承包商不承担连带责任。在本案中,河东开发公司和河东建设公司已经解决并完成了争议项目,河东开发公司和河东建设公司提供的协议证明了这一点。因此,曾广安和刘国富不应支持河东发展公司应承担连带责任的主张。

13

实际施工方无权要求业主停止向承包商支付项目资金

案件名称:黄国省、林新勇、江西通威公路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泉州泉三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建筑分包纠纷二审民事判决

凯斯诺。:(2013)民钟艺字第93号

法院观点:从实体权利的角度来看,虽然实际建造师有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施工合同纠纷适用法律的解释》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向发包人索赔工程欠款,但该条的司法解释并未赋予实际建造师要求发包人停止向承包人支付工程款项的权利。黄国省、林新勇要求泉三高速公路公司在黄国省倡导的项目价格和利息范围内停止向通渭公司支付项目资金,该项目缺乏法律依据,也没有我院的支持。

14

业主在未支付的工程价格范围内负责,包括本金和利息

(一)

案件名称:戴亚林与广东渤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合同纠纷再审审查及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凯斯诺。:(2017)最高法明申3521

法院意见:据此,原判决责令渤海公司向戴亚林支付项目资金20,260,643.13元及利息,符合司法解释的上述规定。环渤海公司认为戴亚林不应直接承担民事责任,本院不予支持。

(二)

案例名称:贵州亚西酒业有限公司与罗伦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

凯斯诺。:(2018)最高人民法院第27号

法院意见:雅西酒业公司作为年产5万吨优质雅西酒窖技术改造扩建项目的发包方,仍在与冶金公司就项目付款争议进行诉讼,没有证据证明项目付款已经支付。因此,雅西酒业公司有责任在未支付的工程价款范围内向本案原告支付工程价款和利息。

(三)

案件名称:广州富力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与沪水根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再审民事判决

凯斯诺。:(2017)最高人民法院第395号

法院意见:保利(江西)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欠付广州富力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8063740.31元及其利息(本金为8063740.31元,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人民币贷款利率计算,自2013年10月18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支付日止),对胡水根承担连带责任。

(四)

案件名称:宁夏靖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设合同纠纷再审审查及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

凯斯诺。:(2017)最高法明申1590

法院认为:北京源公司应支付的项目资金不仅包括自项目交付之日起尚未支付的项目资金本金,还包括该部分项目资金的正常利息损失。

(五)

案件名称:梁中书与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天池店煤业有限公司、山西煤炭运销集团晋能煤矿工程有限公司因施工合同纠纷提起上诉,申请民事裁决

凯斯诺。:(2016)最高法明申2792

法院认为:如果双方未就未支付工程价款的利息计算和支付标准达成一致,利息应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算,即利息属于民事孳息。因此,天池商场公司申请再审不计息的理由无效。

(六)[/s2/]

案件名称:文山市人民医院、云南广韵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与文山市人民医院、云南广韵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装饰装修合同纠纷再审民事裁定书

凯斯诺。(2015)沈敏字第2088号

法院认为:虽然文山医院和广韵公司不是施工合同的当事人,但法律和司法解释允许实际施工人向业主主张权利,这实际上突破了合同的相对性,工程价款利息属于民事成果,所以文山医院作为业主也应支付。回到搜狐看更多

负责任的编辑: